大益茶文化解读系列NO9·兰韵

  原文标题:大益茶文化解读系列|NO9·兰韵

  兰心蕙质的第六韵:兰韵

  香于九畹芳兰气,圆似三秋皓月轮。

  爱惜不尝惟恐尽,除将供养白头亲。

  ——王禹偁《龙凤茶》

  “兰韵”,是大益集团2016年出品的一款以景迈山大树茶为原料的生茶。单看茶名,就知它与兰花有重要联系。

  正是:欲品兰韵,先解兰花。就让我们欣赏一下兰花的风采吧。

  01 兰花:高洁典雅的君子之花

  在中国,兰花历来被人们当作高洁、典雅的象征,与梅、竹、菊一起被誉为“四君子”。兰花,“香”、“花”、“叶”三美俱全,又“气清”、“色清”、“神清”、“韵清”四清具足。兰花禀天地之纯精,幽香清远,素洁脱俗,优雅超脱,不媚世俗,以清婉素淡的香气,长葆本性之真。

  古往今来,文人雅士对兰花自然情有独钟,他们爱兰、养兰、咏兰、画兰,以兰为友,将兰作为佩物,以表自己洁身自好的情操。所谓:芳杜湘君曲,幽兰楚客词。

  "

  孔子赞叹兰花:“不以无人而不芳,不因清寒而萎琐,气若兰兮长不改,心若兰兮中不移。”(《家语》)

  屈原在许多诗篇中都写到自己佩兰、纫兰、搴兰、刈兰,如“扈江离与辟芷兮,纫秋兰以为佩。”(《离骚》)

  陶渊明在《饮酒》中赞美:“幽兰生前庭,含熏待清风。清风脱然至,见别萧艾中”。突现了兰花的清香独秀。

  李白写有《小幽山》:“幽兰香风远,雅桂甜雨近。蕙草流芳根,枯藤缺华叶”,褒扬之情溢于言表。

  韩愈《幽兰操》:“兰之猗猗,扬扬其香。不采而佩,于兰何伤。”芝兰生于深谷,不为无人而不芳;君子修道立得,不为困穷而改节。

  苏轼《题杨次公春兰》“春兰如美人,不采羞自献。时闻风露香,蓬艾深不见。”将春兰喻作飘香美人。

  "

  “气如兰兮长不改,心若兰兮终不移”,中国文人喜欢托物言志或借物移情,希冀如隐逸幽兰般,清华其外,澹泊其中。

  正如《集雅斋梅竹兰菊四谱》所述:“文房清供,独取梅、竹、兰、菊四君者无他,则以其幽芳逸致,偏能涤人之秽肠而澄莹其神骨。”

  02 兰韵:兰心蕙质的韵味之茶

  兰花与茶叶之缘,由来已久。文人爱茶,也爱兰。故常用兰花的清醇之香,来形容茶叶的香气。

  "

  唐代诗人刘禹锡《西山兰若试茶歌》“木兰沾露香微似,瑶草临波色不如。”阵阵茶香有如沾露的木兰所散发,青翠茶色连水波边的瑶草都不及。

  李德裕《忆茗芽》中写道“松花飘鼎泛,兰气入瓯轻。饮罢闲无事,扪萝溪上行”。茶瓯中的茶的“兰气”怡悦,使人飘然欲仙。

  宋代王禹偁《龙凤茶》中留下“香于九畹芳兰气,圆似三秋皓月轮”的名句,以兰香比茶,而茶香更胜;将龙凤团茶比作皎洁明月,形象又贴切。

  大儒范仲淹则在《和章明从事斗茶歌》中赞美“黄金碾畔绿尘飞,紫玉瓯中雪涛起。斗茶味兮轻醍醐,斗茶香兮薄兰芷。”

  "

  2016年大益集团出品了“兰韵”,这款茶以景迈山古茶园的大树茶为原料,历经6-10年陈化。景迈是新六大茶山之一,以万亩古茶园出名。

  大树料内质丰富饱满,本就柔甜,有强烈喉韵,从嗓子眼都能迸发出香甜;又具景迈特色,兰香显著,兼具陈香,回味之中,带有丝丝清凉感,令其韵味十足。

  茶,唯生烂石沃土、清逸山林,云滋雾养,日晒月沐,方出兰香。

  兰香,是景迈独有的香,其独特之处:初闻,宛如行于幽深兰谷,兰香幽幽萦绕周身;细闻,花香中夹杂专着蜂蜜的蜜香,香中带甜,甚是好闻。

  茶须静品,对兰韵尤其如此。空谷幽兰,静而生香,细细品来,茶水交融,荡气涤肠,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,如陈年佳酿,越品越醇,清香盈怀,令人两腋生风,神思澄莹。

  兰韵,如同兰花一般,有一种骨子里的高贵。虽有色、香、味、形之美,却不以姿态媚人,而以气韵摄心,一叶一芽给人以思想灵光,一啜一饮予人心灵洗涤。

  兰韵,已被有识之士誉为大益“第六韵”,与陈韵岩韵、毫韵、山韵蜜韵等五韵并列。

  看来,此茶的确名不虚传呀。

  文字|茶道君

  编辑|RUI

十大热门
活跃作者